容苑雪蕭洵全文免費閱讀第26章

-

齊豫大手一揮:“周全,快去禦膳房傳膳!將大補的都呈上來!”

“陛下。”蕭洵沉聲開口,“我們在山中這幾日都是以野果果腹,並未正經用過什麼油水,且她重傷在身,不宜食油膩葷腥,不宜大補。”

“馭關侯言之有理。”齊豫訕訕摸著鼻頭,“那周全,你去傳些清淡的粥食吧。”

看著眼前氣氛詭異的一幕,容苑雪眼一閉頭一歪,繼續小憩起來。

盞茶的功夫後,周全提著食盒匆匆而來。

齊豫接過食盒,端出魚片粥往容苑雪床前去。

蕭洵側身擋住,伸手去搶粥碗:“陛下真龍之軀,豈能紆尊降貴,還是讓臣來吧。”

“不必。”齊豫嚴詞拒絕,“容禦侍為朕立下大功,傷在她身,痛在朕心,朕若不為她做些什麼,實在是寢食難安。”

眼看那一小碗魚片粥在他們二人的拉扯下灑了一半,容苑雪焦灼的舔舔嘴唇:“能不能停下,再搶下去粥都要灑乾淨了,我傷在左肩,可以自己喝的。”

這麼好的機會就這般錯失了,齊豫用眼刀子剜了眼蕭洵,而後堆出一臉笑,將魚片粥送到容苑雪手中:“也好,那你慢點喝。”

一小碗粥下肚,容苑雪感覺身體恢複了些溫度與力氣。

“先帝龍體遺失一案,大理寺那邊可查到什麼線索?”

“我們回京的路上遇刺,可有揪出幕後主使?”

容苑雪一連串的問題下來,蒹葭宮的氛圍頓時有些凝重。

齊豫用眼神示意周全肅清四周,隻餘蕭洵與他們在殿中。

“殯宮之事,是勤王齊澤的手筆。”齊豫有些忿忿,“準確來說,是貴太妃及其母族的手筆,齊澤隻是個傀儡。”

這個結果與她的猜測並無二致,容苑雪瞭然的點點頭:“陛下,您先不要將治罪於齊澤,藉此契機,封王離京之事可以提前了。”

“殯宮一案的經過公之於眾,是個人都能猜到是不滿新帝即位的逆黨所為,俶王與勤王都是嫌疑之身,此時送走他們,是最好的時機。”

齊豫點頭,不置可否。

殿內有刹那的寂靜,複又聽得齊豫試探著開口:“你與蕭洵遇刺,朕已將幕後主使下獄了,應是要斬。”

容苑雪心頭一跳,悶聲道:“律法嚴明,陛下決斷即可。”

見她悵然,齊豫心有不忍:“若你還有顧念,朕可判他流放,不至死罪。”

“不必。”容苑雪決然開口,“從他派人圍剿我的那刻起,我與他便不是親人了,待這兩樁事了,京都能太平很長一段時日,還請陛下用雷霆手段震懾,一切秉公處理。”

“陛下,侯爺,臣身子尚虛,眼下需要休息,二位請回吧。”

送走齊豫與蕭洵,容苑雪枕蓆上滴落片片水花。

外祖母慈愛的模樣在腦海中迴盪,容苑雪一時泣不成聲:“您會怪我嗎?若您心中有怨氣,將來九泉之下,孫兒再向您請罪。”

翌日。

玉棠匆匆跑入內殿:“大人,不好了大人。”

容苑雪皺眉吞下其苦無比的藥:“莫要驚慌,慢慢說。”

“將軍夫人與容小姐來了,瞧她們那臉色,估計是為著容柏將軍來容大人問罪的!”-

容苑雪蕭洵全文免費閱讀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