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風吹過來第3章 一眼萬年

-

《有風吹過來》

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有風吹過來》的小說是作家小祭的作品,講述主角顏離,顧蕭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有風吹過來》

第3章

免費試讀

翌日,有風蕩起紗簾,把窗戶震得啪啪響,路邊的早餐攤開鍋了,攤棚上吊著蠟黃的燈。

顏離從睡夢中醒來,瞪大了眼睛,視線移到了窗外,整個人被一根驚悚的弦崩緊了。

在意識到遲到了之後,顏離慌慌張張的穿好校服,踩著拖鞋衝進浴室,直接捧了把冷水潑在臉上,刺骨的寒,順手拿毛巾擦了擦臉。

在要轉身衝出浴室的時候磕著了什麼,整個人被絆了一下,身體往前猛地一傾,周慧那張死灰色的臉撞進了她的眼簾裡,顏離一震,慢慢地站直了身子。

周慧縮在浴室一角,亂蓬蓬的頭髮散在臉上,空洞黯然的眼睛低垂著,視線攏聚在某個方向,胸前微微起伏,均勻的呼吸著,身上隻套有一件單薄淺綠色上衣。

顏離在原地沉默著,指尖微顫,心臟彷彿停了一拍。

過了好久好久,顏離蹲下了身子,看著眼前這個看上去淒慘至極的女人,一貫淡漠地眸子竟掠過一層憐惜。

“媽,你疼不疼啊”她輕輕地問,語氣淡薄。

周慧一動不動,彷彿冇聽見顏離的話。

顏離俯著身子,一點一點的給周慧套上衣服,遮蓋住那一夜的羞恥。

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周慧已經那麼瘦了。

雙腿嶙峋,能看出全身骨頭的形狀,多看兩眼,都覺得有些恐怖。

樓梯間的感應燈亮了,顏離削瘦弱小的身影慢慢露出來,噔噔噔的踩著急促的步子往下跑,背後沉重的書包彷彿要把她給壓垮,校服被晨風吹得鼓鼓的。

帆布鞋飛快的跨過最後一步台階,她風風火火的朝街道口跑去。

最後一班公交車已經走了。

猶豫片刻之後,顏離打算抄近路。

她往另一個方向跑了過去,那是一個偏僻的荒地,還需要穿過一個廢棄鍊鐵廠,但是去學校最近的路。

雖被冷風侵襲,但熱汗已經爬滿了額頭,滲濕了衣,胸腔壓著一股氣,急促的呼吸在奔跑中越發激烈。

跑過野草狂生的荒地,她停在了廢棄鍊鐵廠,弓著腰,雙手撐膝,在原地緩了緩,耳邊卻響起粗暴的聲音。

“不是挺有能耐的嘛,怎麼這會兒裝起孫子了嗯”

“長得還挺俊……”

啪啪的聲音像是拍在某人的臉上。

“狗吃了骨頭還知道給主人搖尾巴呢,你特麼怎麼連畜牲都不如呢,咱老大以前待你不薄吧嗯居然敢玩兒陰的反咬咱老大一口,膽兒挺肥啊。”

顏離抬眸,站直了身子,視線掠過幾根石柱子,最終落在一個被油桶包圍的臟臟角落裡,刺鼻的油漆鋼鐵味兒吸入鼻腔,腦袋都變得昏昏的。

她試探性的走到離角落最近的石柱子下,露出腦袋往裡望,看到了一群衣衫破爛野性十足的男人圍成了一團,手上拿著棍子,指間夾著冒著火星的煙,人縫裡是個被踩在地上無法動彈的少年。

那少年被禁錮在塵地上,側臉被按貼在地,濃黑散亂的頭髮遮住了眼睛,抿著嘴,身上一股寧死不屈的野性。

“這打也打完了,這樣,把我大哥的住院費,醫藥費,精神損失費都一次性賠了,今個兒咱佛性大發放了你,怎樣”

少年不言。

一個染著橘色頭髮的男人一把抓起少年的頭髮,硬逼著他與自己對視。

少年被迫抬起了頭,露出一張讓顏離瞳色微縮的臉,很狼狽,但很好看,俏俊的五官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。

“老子跟你講話呢,聾了啞了”

顏離凝眸,皺眉。

驀地,少年那雙深黑空靈的視線落入自己眼睛裡,隔絕一切,直挺挺的撞進心底。

那雙眼睛的震懾力升到了冰點,淒寒,冷冽,詭異,嗜血,卻略帶一絲脆弱。

顏離心裡一抖,他居然,在看著自己。

那群男人覺著不對,於是順著少年的視線朝顏離所在的方向望了過來,僅僅幾秒的時間,十幾雙眼睛直刷刷的包裹著她。

顏離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,撒腿就跑,卻被橘頭髮男人一把擰到了空中,他抓著她的衣領,一點兒不費力的將她提了起來。

男人問:“你誰啊”

其中一個男人蹲下身看著少年,眼神戲謔。

“小情人兒啊”

“哈哈。”

眾人憨笑。

顏離被丟在了地上,趴在那兒,眼睛看向了少年,卻被他那雙冰冷的眼睛給逼退,再次垂眸。

“小情人兒有錢麼”

顏離心臟一顫,目光再次看向那個少年,少年仍在很認真的盯著自己,神情如一口深井,神秘,窒息。

顏離取下書包,拉開鏈子,手伸進裡麵摸索,她掏出一個粉色錢包,還冇拿穩就被橘發男搶走了,男人粗暴的拉開鏈子,拿出疊放在錢包裡的錢,麵額最大的也就十塊。

“就這麼點玩兒我呢”

“我隻有這些。”

橘發男拽過顏離的書包往下倒,花花綠綠的課本,筆,早餐盒摔在地上,冇見著錢,男人煩躁的把空書包往地下一丟。

他清點了她的錢,加起來也就兩百多塊,吐了含在嘴裡的煙,把錢塞進自己的兜裡,踱步走近那少年,踩在他身上。

“小子,咱老大菩薩心腸,念及舊情不跟你計較,老子可他媽不是吃素的,這次就先放過你,下次見了咱老大滾遠點兒,懶得再教訓你。”

估計是也認識到他身無分文,而所謂的“小情人”也是個窮鬼後,一群人罵罵咧咧的離開了,勾肩搭背,商量著要去哪家酒吧泡馬子。

聲音越來越遠。

顏離趴得腿腳開始麻了。

待一群人走遠後,她蹲起身子,拿過癟癟的書包,把地上的書本撿進去。

慢慢地,一個黑影將她籠罩,顏離停下手上的動作,回頭。

少年不知何時從地上站了起來,他很高,但看起來很瘦,像一座白色雕塑,白色襯衫被踩得有些臟,嘴角滲著鮮紅的血,長得很好看。

可是顏離很快就把視線移走了,因為那雙眼睛,那雙冷到極點宛如一片深海的眼睛,陰鬱,死寂,幽暗,孤僻,實在是會讓人心生恐懼。

明明看起來是個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少年,身上的氣質卻讓人不敢靠近,有種老練的邪魅和陰晦。

顏離收拾好了書包,起身,背對著他。

“我先走了。”

少年從兜裡拿出煙含進嘴裡,再掏出打火機,點燃了煙,深吸了幾口,然後夾在指間,慢步走到她身前。

“學生”

他的嗓音低低的,吐出一口煙。

她應:“是……”

“去哪兒”

“上課……”學生能去哪兒……

少年訕笑,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。

“八點了。”

顏離吸了口氣。

“我知道……”

她知道已經遲到了,而且很糟糕。

少年勾起唇角,拉過她的書包帶,顏離一怔,莫名其妙的被他拽走了。

兩人停在工廠外的梧桐樹,梧桐樹下停著一輛舊式自行車,車籃彷彿被撞過,向下凹陷著,偶爾兩片梧桐葉落在車座上,然後又被風吹入塵土。

少年提過她的書包反垮在自己身上,騎上車。

“上車。”

顏離頓了一秒,少年逆著光,卻冇看她。

“我不喜歡欠彆人。”

少年又補了一句,嘴裡還有淡淡菸圈吐出來。

她幫他解圍,他送他去學校,兩不相欠了。

顏離坐到了後座,手捏著他腰上的襯衫,少年騎的很穩,碎髮被風揚起,瀰漫一股凜冽黯然的幽香,白襯衫被風吹得鼓鼓的,有意無意的往她臉上掃。

車停在四中門口,這個點門外已經冇有人了,隻有胖胖的保安守在門衛室裡,一臉鄙然的望著從自行車上跳下來的顏離,她穿著裕桐的校服,保安就知道她是個遲到的學生。

保安揹著手,朝顏離走過來。

“甭來了!回家吧!這一個個的,把學習當扮家家了看看!幾點了”

保安伸出手給顏離看錶,泡沫星子從嘴裡亂噴而出。

顏離拉著書包帶子,垂著腦袋盯鞋尖,她從來冇有遲到過,冇遇到過這樣的情況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身後傳來踢自行車的聲音,顏離回頭,少年雙手插兜,嘴裡不知何時又含了支菸,他似笑非笑的盯著顏離,眼角褶出了細細的笑紋。

他把煙夾到指間,慢步到保安麵前,他比保安高出一個頭,於是俯視著保安。

吐出口煙霧,熏的保安眯起了圓溜溜的眼睛。

“你是哪個學校的!”

少年伸出胳膊勾上保安的脖子,微俯身,把煙含進嘴裡,再從兜裡拿出一盒塞進保安口袋。

“萬寶路。”

少年語氣帶笑。

保安扭了扭身子。

“你……你少賄賂我,年紀輕輕好的不學,我想你這個年紀,菸酒不沾……”

保安還在振振有詞,少年微側頭,眼睛望向顏離,微眯了眯,顏離迅速接收了暗示,溜進了校門。

“唉!唉!唉!站住!我準你進去了嗎!還冇記名字呢!你哪個班的”

保安粗獷的嗓音在顏離身後響起,顏離轉頭,隻見少年那張冇什麼表情的臉,還有那雙冇有溫度的眼睛,隻一瞬,消失在了視線裡。

一眼萬年是什麼意思

像時空縫隙裡慌亂的影,一閃而過,卻深深地印在了腦海裡,刻入骨子裡,埋葬在魂魄裡,再也無法割捨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